對話和昌董事長武磊:不懼競品,以“制造業精工思維”打造產品力

日期:2019-08-19

(圖為:和昌集團董事長武磊)

艷姐說

在前陣子臺風“利奇馬”降臨時,艷姐從上海去了趟青島,踏著臺風而去,乘著風浪歸來,撥開風雨才能見彩虹:在青島西海岸見證了和昌全新產品的誕生。
正如當下瞬息萬變的市場環境,在那幾日多變肆意的天氣中,一場與和昌80后董事長武磊的對話讓艷姐見識到了,這家企業在如今的市場環境下的及時應變能力,不僅在戰略上迅速作出調整,也在產品策略上開始以制造業的精工思維制去轉型。


01戰略:下一步攻入大灣區

用最為直觀的數據來看和昌的地產奮斗史,它的成績單頗為傲人:

12年布局18城60余盤,并在今年成功躋身中國房地產百強開發企業的第80名。

當我們還在為和昌的少年沖勁感嘆時,殊不知這家房企已經步入理性而又具有理想追求的青年時期。

但是不管是開始還是現在,和昌一直都有著明確的發展方向,這也是它能迅速成長起來的很關鍵的原因。

就像和昌一直清晰地明白自身的定位,專攻一二線市場。武磊也曾明確說過:“戰略性關注二線城市,機會性關注一線城市?!?/p>

而對自己的下一步,和昌也有了規劃:和昌12年,鄭州6年,北京6年,接下來要將總部搬到深圳去。

為什么要把總部從首都北京遷至深圳?

原因很簡單,和昌一直擁有前進的欲望。

早在2017年的時候,不過百億規模的和昌就以近130億收購了萊蒙國際資產包。其中就包含了位于深圳的3個城市更新項目和廣州的1個城市更新項目。早在這個時候,似乎就為和昌搬遷之旅埋下了伏筆。

而武磊對此給出的回應是:目前和昌在深圳有五六百億的貨值儲備,在整個灣區也有個七八百億,在這里和昌擁有著可以想象的未來,相比于鐵板一塊的北京,大灣區給了和昌更大的市場空間。 這個時候把總部搬去深圳,和昌的意圖就非常明顯了,這意味著和昌戰略重心的轉移:下一步和昌將大力攻入大灣區市場。 雖然目前和昌的搬家計劃尚在籌備中,但種種跡象表明和昌此舉無異是個明智的抉擇: 和昌在深圳第一個也是最主要的城市更新項目進展迅速,2017年年底接手進場到現在,一期項目拆遷已經完成了,不出意外下個月就能開工,預計明年三四季度就可以上市銷售。而放眼整個大灣區,和昌在東莞的項目和昌·拾里松湖剛剛開盤不久。 其他的項目也在照著和昌的計劃和預期進行著,針對大灣區,和昌也已經有了明確的戰略規劃——“理想都市探索計劃”,做城市更新、聚焦產業、做舊時的復刻、做社區管理……

換句話說,和昌在大灣區的資產已經進入到正常的開發階段,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就等正式搬家了。 但是大灣區市場較為復雜,龍頭房企在這里盤踞扎根,面對確定的房價和基本確定的地價以及頭部企業之間的資源差異。

和昌又該怎樣做?如何去尋求差異化發展? 很多房企在這個時候可能會選擇去沖規模,但這樣的沖法實際上是毫無利潤可言甚至是虧本的。 和昌不一樣,它雖然有目標有沖勁,但是它同樣理性。 武磊倡導的是:沒有利潤的規模是不道德的,不能為了規模而規模;而同樣的,沒有規模的利潤也是不道德的,不可持續。這兩者間必須尋找到一個契合點,如何在發展中找到回報,并在基礎的回報中加快發展。 因此你會發現和昌向大灣區的邁進不是盲目的,而是順應行業發展、根據自身發展在調整自己,從而踏出的堅定異常的一步,并且從兩年前開始每一步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你仔細看會發現和昌進大灣區的第一站在東莞,然后才有了廣州、深圳……為什么? 因為在和昌看來東莞還是一個相對來說需求旺盛和簡單的城市,不像深圳有很多經營性需求,東莞則大多是基于人口流入、產業導入的居住需求的滿足,比之深圳更適合作為一個開端,也更適應和昌本身的發展。 而事實證明和昌在東莞的項目運轉的不錯,算是開了個好頭。


02下半場:產品力與找錢能力的博弈之戰

8月也到了中旬,不少房企已經開過2019年上半年的業績發布會,有三個字不斷地出現在這些房企的口中,一再被強調,那就是“產品力”。 地產進入下半場,現在的行業拼的不過是兩點:一個是找錢的能力,另外一個就是產品力的博弈。 找錢的問題解決了,自然就要正面產品力的問題。 對于自身的產品力,武磊用一句話概括了和昌的自信:在任何一個局部市場,和昌絕對不輸競爭對手。 這個自信自然不是盲目的。和昌在進入杭州后的第一個項目,正對面就是某top3房企的項目,但是和昌的單價要比對面足足貴了3000元,但是直到和昌的項目賣完了對方才開始賣。 而武磊非常引以為傲的是,在極為挑剔的杭州,這個打頭陣的項目在交付之后沒有遭遇過群訴。

和昌會為此自豪而并不會自傲,相反的,它比很多房企都更加注重產品力。武磊更是提出了一個概念:和昌要率先把房地產轉化為制造業,以制造業的精工思維去做房地產。 ①對產品精細化,也就是說做到最佳性價比,能不能在同樣的品質下比別人的成本更低?能不能在成本相同的情況下比別人的品質更高?至關重要。

②從資源導向的房地產行業向能力驅動的資產管理平臺轉型。 武磊堅信的是,不管是錢的資源、人的資源、供應商的資源,最終都會流向真正的能力集中的地方。和昌要做的就是不斷提升自己的硬實力,維持住之前每一個作品所積累出的口碑效應。

③明確的產品定位。目前,和昌打造了四條產品線,分為定位為城市中心高品質生活的“臻”系,打造郊區休閑生活的“城”系,占有稀缺資源的“山”系,以及和昌這次在臺風的旋風之中順利召開的打造城市近郊舒適生活的“云”系。 和昌有個很出名的東西叫做“和社區”,這是在2017年的時候和昌提出的,是一個全新的生活理念,由產品上升到服務,從物理上升到精神。

這個完善的社區體系旨在為和昌創下良好的口碑并帶來更好的業績反饋。

而云系產品就是基于這個“和社區”的升級,它更會貼合人居、貼合生活、貼合居住氛圍、貼合鄰里關系,為了更好的社會價值以及配套設施所做的一次升級迭代。 更是涵蓋了4個必須:必須位于城市引擎新區,必須具備絕佳自然景觀,必須具有城市優質資源,必須出自大師作品。和昌把這個產品系定義為生活本身,是貼合市場主流所打造的。

這樣的苛求使得和昌12年,青島的海云曦岸不過是第5個落地的云系產品,但同樣的,也是代表著:云系正式布局全國。 一個很重要的點是,海云曦岸今年得到了房地產界的奧斯卡:亞太房地產獎,也足以說明這個產品的優異程度。

(圖為:海云曦岸效果圖)

④精細的服務。拿海云曦岸的的物業服務來說,非常有意思,專門做了一個公眾號。

用戶關注后可以像好友聊天一樣,有任何事情都可以發給平臺,平臺會有專員接單解決事宜,包括取快遞等事宜都可以委托,完成后用戶可自主選擇是否給予打賞。這個模式非常新穎,也人性化地便利了業主的生活。

同樣的,你會發現和昌在做一件看似吃力不討好的事:通過“和新計劃”每年拿出一兩千萬對已經交付的小區進行改造升級,對園林、地磚、外立面包括一些運動設施都有做。

用武磊的話來說就是,由于建設這些小區的時間較早,很多當時的注冊公司已經注銷了,這筆費用甚至都進不了和昌的成本。

但是和昌為什么還要做?

“這就是和昌的理念,我們要做正確的事?!?/p>

這件事會帶來短期利益的損失,但卻能在未來轉化成和昌的核心競爭力,給整個和昌給股東帶來源源不斷的溢價財富。 這是和昌理性的又一個體現。從產品到服務他都力爭在能力范圍內做到最好。

03文化:陽光下的充分放權

艷姐一直認為支撐戰略、支撐產品力的基石是一個企業的文化。

對于武磊的董事長職稱,總是會帶來許多誤解,武磊為此調笑到,“我在網上一搜都是‘和昌武磊是富二代嗎?’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不是,武磊只是一個職業經理人?!?/p>

和武磊的灑脫一樣,和昌的企業文化顯得格外陽光與樂觀。

所以在面對風雨與質疑的時候也顯得格外樂觀,用武磊的話來說:“從北京到深圳,我可以坐高鐵、坐飛機?,F在臺風來了我一定要坐飛機嗎?沒必要,坐高鐵也可以,可能中途到了武漢發現天氣好了再上飛機,無所謂,而且深圳就是我的目標嗎?不一定?!?/p>

首先,和昌的價值觀是:只要能做到今天做得比昨天好,明天做得更好,每一天都在進步,能夠讓每一個在和昌工作的員工開心、有價值、每天都有成長,就足夠了。

這樣的企業文化在地產圈中還是極為少見的,但艷姐卻認為這是極為難得的特質,一家企業只有放平心態才能看清航道,擁抱未來。

武磊把自己稱為和昌的“吉祥物”——代表了所有和昌人共同認可和堅持的文化和價值觀。而陽光與樂觀只是他給和昌帶來的一部分。

其次,企業文化也映襯在了其管理體系上,顯示出灑脫與外放的調性。

和昌做的特別好的也是現在很多企業極度欠缺的一點就是它的所有權和經營權是完全分離的。雖然擁有著董事長頭銜的武磊并非老板,但他無異于和昌真正的掌舵人,和昌在他的指揮下前行、變道、超車。

很多企業在百億到千億的道路上會進行強管控,但武磊卻坦言在這個時候,他更多的其實是在放權。

和昌最近成立了三大區域,把總部很多權利授予了區域,形成城市集群,更多的把經營層面的決策下沉到區域層面去解決,去激發這些人的主觀能動性。 也就說讓決策鏈條更短,能夠讓聽到炮火的人真正在前線指揮,去完成和昌的戰略目標。 “讓手下的人放開去做,讓他們更有空間、有平臺去主導他們自己的天地和業務,給和昌帶來更多的驚喜”。

也許,確定的道路不存在很多彎道超車的機會,摸索中的道路才有各種可能性。房企在摸索中前行,探索前行,問路才不會迷路。 

淘宝快3玩法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股票融资杠杆ˉ杨方配资开户 湖北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福彩天天选4开奖号码 股票涨跌幅一栏显示绿色 辽宁省快乐12前三组选40期 十一选五铁定规律技巧 湖北福彩30选5奖金 中国期货配资网 体彩山西11选五查询